※※※※※※※神·经·致·幻·历※※※※※※※
相声出道却迫于生计来画画
带卡卡带三劈一夜双卡双带我都ojbk
基本没有原则
原则就是嗑男人
有、皮
我下次还敢
间廿四守

The Outlaw

康纳60这个凶凶的小狼狗样到底怎么长的啊啊啊啊啊啊,11枪太!
出厂就异常也太好了趴

在无限月读里捉一条鱼

对不起我是变态我想搞卡老师
@墨河承书  捆绑和口衔太好了呜呜呜呜

小黑屋活动 

@Scheiter乀小沙 的点梗,吸血鬼卡和吸血鬼猎人土,对不起了!

手机压缩图片救了我一命

普通的小甜饼

“带土我不当村长啦!”

“我的懒鬼终于被弹劾了吗。”

【带卡】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知道的老男人生活

内有只剩车架子的老爷车

他跟旗木卡卡西都是早起的人,他们在还年轻的时候就习惯了忍者少眠的生活,很少有其中的一方在醒来还能看到对方睡眼惺忪的模样。

今天的宇智波带土也是,从床上坐起来后,刚才那个躺在他身旁的人也慢慢起身了,他的手缓缓搭上宇智波带土的背。他们并不是年老且体弱的,时光尽管留下了一些痕迹,这两具经过良好锻炼的身体仍散发出惊人的吸引力。

旗木卡卡西手下的皮肉是柔软温暖的,他不禁动手摩挲。在这个时候他们是安静的,从很早开始他们在独处的时候就是安静的。宇智波带土觉得自己像一个火炉,被动地被吸取热量,可压在他脖子上的那双手也是温暖的。

人这个东西是很迟钝的,总是要有对比才能将彼此区别开...

【带卡】一个相声

是我。

小黑屋幼稚园:


 《一个相声》 
 
宇智波带土是一个热爱想象的人,或者,至少阿飞是。 
 
既然他要扮演阿飞,他就得想阿飞所想。从身到心,不光要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内里也要做到不十分正常。毕竟正常人有正常人的想法,神经病也有神经病的逻辑,潜伏于乃至管理一群逻辑自治的神经病更需要一个体系健全的神经病脑回路。但宇智波带土自认为自己内里的内里还是一个五美四讲三热爱的优质中青年,于是在扮演阿飞奇妙的脑内剧场的时候还是会稍稍的不好那么个意思。 
 
“这不是我该想的。”像这样。 
 
“这不是我该想的。” ...

我不知道我画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彻底失去意识.jpg

两个都是卡,没有土,没有土,没有土
土虽然客观不存在,但是佩恩共享视觉

考试完了开心一下

最近真的没什么产出……就……凑一凑

蟹蟹大噶

突然而来的宣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还有手机支架和粉红阿飞抱枕哦

抱歉迟到了!来了哦!

——————————————————————————

抱枕点这里    书签明信点这里    海报点这里    手机支架点这里

jio得本历可爱点这里

1 2 3 4 下一页

© 间廿四守 | Powered by LOFTER